·人才汇集

当前位置: 人才汇集 >  人才介绍

[学者笔谈] 胡卫生:巧用单双群器官

[ 2012年3月8日 ]

转载自交大新闻网http://news.sjtu.edu.cn/info/news/content/111372.htm

 

 

[编者按] 继2011年上半年推出“身边的感动”系列报道受到广泛好评后,从2011年10月起,我们推出了新栏目“学者笔谈”。本栏目将陆续推出一批我校有影响的学者,重点展示他们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与创新等方面的观点和见解、思路和做法及理论和实践,旨在弘扬科学精神,激荡人文情怀,回归学术本位,浓郁学术气象,全面提升交大学术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在孔子所处的时代,人要掌握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是古人的基本素养。今人也一样,也要掌握新六艺,做学问,先做人。

 

中国的创新长期处于世界前列,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滋养了世界文明,《论语》对科学研究也是有助益的,甚至是有指导意义的,“半部《论语》治天下”,意义就在于此。

 

从儒家文化视角巧解身上器官——形单影孤的器官,如心如口,要慎用、要专一;成双成对的器官,如目如耳,如手如足,要多方位用;结队成群的器官,如十指,团队精神寓于其中,要巧用妙用。

 

《论语》等儒家经典,也是中国文化经典,不论我们是什么专业,从事什么工作,都应该读一读。

问道孔子

去年,我参加了一次与一些博士生的圆桌式交流会,组织者整理了博士生所关心的几个问题,诸如:做一名合格的学者所需具备的基本素养、科研论文创新点的把握和写作要点、国内外学术研究现状与博士阶段的生涯规划等。虽然我们都是过来人,但时代巨变,不能用说教的方法来回答这些问题,我也没有能力从自身的经历中给出满意答案,于是,我求教于我们的“祖师爷”——孔子。还真管用,我从孔子言语中找到了答案,两千多年以前的《论语》今天一样闪耀着思想和人性的光辉。

 

孔子是中国文化的象征符号,是古人心目中的“至圣先师、万世师表”,是人类文明史载以来的教育行业的“祖师爷”。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教师节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教师节,都是定在孔子诞辰日9月28日。2004年以来,中国在世界各国建立了数百所推广汉语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在国内也出现了一股包括孔子思想在内的国学热。这次新国学热的出现与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国际地位的提高,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半部《论语》治天下”,今天有很多政治家、管理者和企业家、商人从中汲取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营养,我们的老师和同学同样也可以从中得到启迪。

 

问道孔子必然从《论语》开始,它是孔子弟子及其再传弟子追记孔子言行思想的著作,不足一万六千字,篇幅不及一篇毕业论文,但字字珠玑。我试图从《论语》中找寻答案,只是我作为一名教师平时的思考和感悟,真诚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对大家能有所裨益。

 

古今学者基本素养

 

我们大学生,包括研究生,都关心做一名合格的学者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养,这不难从《论语》中找到答案。《论语》记录了很多为人处事、为学树人之类的言论。

 

广而言之,古今学者的基本素养有很多,每个人都能列出若干条来。我个人认为,第一条应该是立志。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这是孔子一生最浓缩的自传。这句话是说,孔子从十五岁就开始立志学习,三十岁能自立于世了……。我们的大学生差不多都是经过高考录取到大学来的,十五岁的时候,正处于高中阶段,这个时候就立志了,是不是过了十五岁就不用立志了呢?并非如此!立志不只是某一时刻、某一个年龄段的事情,而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的志向就是你的一面旗帜,每天都要高高地立起来,一定得Hold住。

 

第二条素养是兴趣博雅。孔子学习爱好广泛,少时就学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这是古人的基本素养。今天,山东省曲阜市专门建有孔子六艺城。通俗来讲,“礼”,主要指德育和行为规范,“不学礼无以立”;“乐”,主要指美育和修身养性。“乐”使大家彼此亲,“礼”使大家彼此相敬。社会之和谐如同音乐之和弦。在孔子所处的时代,“射”,是指射箭,“御”,是指驾车,两者合起来就是战国时代男人所必备的两个本领,就是说人得有一技之长才能立于社会,有一个驾照才能游于四方。“书”,当时就是竹简书,今天就是纸本书或电子书,包含各种历史文化知识。“数”,是指数学。因此,六艺也是我们今天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了。

 

第三条素养是乐观态度。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孔子在世时多潦倒坎坷,但生性乐观。你看,今天的网络流行语“浮云”是二千多年前的孔子讲的。孔子吃粗粮,喝冷水,弯着胳膊当枕头,做学问都做到有乐趣的境界。还有一句,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知者。” 进一步说明,学问之事,乐在其中也。

 

做学问和写论文

 

如何科研创新?如何写论文?表面来看有些为难孔夫子了,但是,孔子是中国儒家思想的创始人,开宗立派,用今天的话讲,是三种创新方式中的原始创新(乃创造也),另两种创新方式是:集成创新、消化吸收再创新。我们一般只能做到第二种创新方式。

 

如何做学问写论文?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后人有不同的解读。其一,忠实地阐述前人学说,将古人的智慧心得加以陈述就足够了,孔子不浮躁;其二,古代写字远不及今天方便,今天都用电脑写作,拷贝很方便,抄袭也容易,但是,论文贵在质量而不在数量,多做研究,精写论文,同样的成果写出的论文越少越好,才能写出经典来。

 

我想讲一个被我尊称为高夫子的人,他就是200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出生于上海金山的华裔科学家、国际光纤之父——高锟教授。他是我所从事的光纤通信研究领域的祖师爷,他的贡献在于第一次指明了用光纤通信铺就信息高速公路,点亮宽带信息世界。其实,高锟教授发表的论文数量也不多,奠基性的工作都是他在职博士期间做出来的,1965年博士毕业,1966年发表一篇会议论文(IEE Proceedings),报道他的原始创新工作,1968与1969年发表三篇连载的期刊论文(Journal of Scientific Instruments,后改为Journal of Physics E),建立了超低损耗光纤的理论、工艺和测量,从而奠定了光纤通信的基本理论基础。如果按今天的大学标准来衡量,高锟在大学可能难以立足。我想,高锟的事例说明“不必做而多作”意即灌水;“更不必不做而作”,意即抄袭。我国SCI论文数量已经达到相当的数量,希望今天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们在做学问、做科研上,能去其量,求其精。

 

质量从何而来?从创新而来。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意思是说,教育学生,不到他想求通却思而不得时,我不去启发他;不到他口里想说却说不出时,我不去开导他。举示一个方面给他看,他却不能由此反推开去而知道与它相似的几个方面,就不再教他了。说明举一反三是创新的前提。子又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意思是说,只是学习而不思考,就会迷惘;只是思考而不学习,就有危险。因此,学习和思考是创新的两条腿,缺少哪一个方面都不行。子还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子又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意思是说,在温习旧知识时,能有新体会、新发现,就可以做老师了,这就是师古立新的道理。

 

巧用单双群器官

 

最近有幸读到上海图书馆讲座中心编的儒学大师安德义教授的儒学报告,从儒家文化的角度阐释了巧用身上器官的道理,深受启发。我们身上的器官有一些是单个的,有一些是成双成对的,有一些的成群成组的,如何使用,这里面有一些儒学思想。

 

人有一些器官是独个的,非常宝贵,需要慎用。比如,人只有一颗心脏,说明用心要专一,一心不能二用,治学也一样,需要坚定目标,不轻言放弃,坚持就是胜利。再比如,人只有一张嘴(口),人的口碑是传颂出来刻在石头上的,所谓有口皆碑,品行是众口传出来的。但是,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子曰:“君子欲纳于言而敏于行……敏于事而慎于言……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都是讲要少说多做。朱熹注曰:“放言易,故欲讷;力行难,故欲敏。”古人的智慧非常高,口和心是相关的,例如,可以组成很多成语,其中都渗透着事物的原理和精妙。

 

再讲一下成双成对的器官。人有双眼(双目),双眼视觉可以弥补单眼视野中的盲区缺损,拓宽视野,并产生立体视觉,立体电影就是这个道理。这说明我们要能够明辨物象,增长知识,透过表象,洞悉本质。孙悟空的本领就在于他有一双火眼金睛,能识破一切魑魅魍魉,别具慧眼。

 

人有双耳,听音闻理,思辩是非。史书记载,魏征谓唐太宗曰: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意思是说,作为国君,只听一面之辞就会糊里糊涂,只有广泛听取意见才能不受欺骗。儿歌唱道:“小花猫,上学校,老师讲课他(她)睡觉,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你说可笑不可笑?”,两只耳朵一进一出,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把上天赐予的双耳用歪了。古人将聪与耳及心联系在一起的,用耳朵听,也要用心听,才能长智慧,失聪就是耳聋。子曰:“……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意思是说,孔子四十岁时可以免于迷惑,五十岁时已经能够领悟天命,六十岁时就可以顺从天命,七十岁时终于能做到随心所欲而行,且所为都能合于规矩的境界了。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子曰:“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也。” 孔子之意在于,大概有这样一种人,可能他什么都不懂却在那里凭空创造,我没有这样做过;多听,选择其中好的来学习;多看,然后记在心里,这是次一等的智慧。“闻而知之”不同于“见而知之”,你看,听闻是多么重要。

 

成双成对的器官还有双手和双脚,人一天都离不开。古人云:“夫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行动,行也。如果平时不烧香,只能临时抱佛脚了。今天,有一些大学生经常“足不出户”,我认为不妥,学问之事也要多多动手动脚,手不释卷,实践出真知。子曰:“言必信,行不果。”意思是说,言语一定要信实,行为一定要坚决。

 

人的身上还有成群成组的器官,人有十指,长短不一,各司其职,正是团队精神,梯队建设的道理。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后人有不同解读,分歧较大,不妨解读为:大智者共事,常常能够求大同,存小异,取人长,补己短;庸者聚合,在感情和义气上会很快的溶和,以求大家和和气气,伤和气是大忌,会离心离德,会因小事难脱大祸。今天,大型科学工程研究都需要团队协作精神,做学问如此,其它事情亦如此。

 

学者小传

 

胡卫生,现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主讲课程有数字光纤通信系统理论、光纤通信系统和设计等。

 

胡卫生教授先后担任区域光纤通信网与新型光通信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和副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信息学部学科评审组专家,863“高性能宽带信息网”和“中国高速信息示范网”总体组专家等。在光网络实验平台、光交换结构、光器件工艺方法等研究领域取得了十余项成果。参研成果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获上海市优秀青年教师、上海交大十佳青年才俊等称号。

 

他参加组织建设了三个国家级的光网络试验床,对于我国光通信技术的科学研究工作做出了贡献。他提出原位低压电场诱导锂酸锂(LN)薄膜取向生长的思想,建立了极性介质在外电场中成核生长的理论,发明了外加电场诱导铁电薄膜取向生长的方法和装置,发明了分束发送组播光开关和单播与组播分离光开关,成为组播光交换的经典结构。他还指导学生和领导团队在全光交换、光纤慢光、光子网格等领域做出了突出成绩。

访问数量: